茶的本来

茶,貌似从记忆里老一辈人都喝,从最便宜的4块钱一包猴王牌茉莉花茶开始,父亲和外公喝茶也没什么文化在里面,可能只是为了有味道,粗茶喝得多了,我至今喝不出来茶的好坏,只有爱和不爱。

宋代的茶是斗茶,团茶,加入葱姜的煮,可能我们接受不了,貌似和现在日本或者西方茶道类似。现在兜里有钱了,所谓的传统文化回归,不管怎样,各地茶馆琴社如雨后春笋也罢,如下雨后的蘑菇也罢,到处肆意生长,我承认汝窑的雨过青天云破处的盏确实好看,但是本来价位几百的茶叶炒作成了几千,各种利润让人害怕,几乎没人觉得市面上龙井和正山小种是真的。

我觉得喝茶就是喝茶,所谓的茶文化,是茶本身有了这些文化概念,还是文人本人的这些概念强加给茶,喝杯茶能静心,泡杯茶能安神,到底是想通过仪式感定心还是真的是茶的作用么?天地万物都有风骨。我想写字或者跑步一样能做到。

虽然我的想法有很大的偏执,没说喝茶不好,就是把喝茶的好处的品味未免扩大化了,已经出现断层之后的弥补,到底是狗尾续貂还是南辕北辙。记得课上有位妈妈带来儿子,是儿子怎么可以不喜欢茶,这么好的东西,但是因为好,就爱好,讲不通。

茶盏可以感觉到各种美,从不同的茶品不同的味道,根据每个人体质和节气喝不同的茶,西湖的龙井好喝且贵可以理解,先传承再创新,本质不如包装,和做各种创新茶盏一样,不是否认和批判,规矩的做了茶,规矩的跑了茶,然后再提茶文化,不喜欢茶道这个词,因为道实在太大了,不同的环境配置不同的茶席,但不能非得要喝茶人说出来感觉到什么幽静,好喝和回甘就好,茶只是载道的物,真正的道还得自己去悟和看破。

对于茶引申出来的规矩和文化,我想是可以研究的,也是可以追求和探索,红楼里说,一杯为品,二杯解渴,三杯饮驴,其实四杯五杯也未尝不可,有朝一日,茶只是为了文化,不是为了解渴,那就真搞笑了,一味的强行拔高这些,个人觉得不好,先把茶喝好了,爱喝了,再去谈文化,伴随着中国人上千年的茶,它就在那,回归本质的茶,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那么丰富。

上课日期: 
星期日, 一月 13, 2019
真实姓名: 
孙楷添
学号: 
Gdsy201804-35
职业: 
模拟电路设计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