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漱敏的新心学》陈畅老师 课堂笔记

《梁漱敏的新心学》陈畅老师?

历史上心学的原貌?儒家的心学本质还是内圣外王。

心学最突出的特点是谈励志。梁漱溟先生在《朝话·谈习气》中讲“我常说,“一切罪恶过错皆由懈惰中来”,实是如此。精神不振,真是最不得了的事。最让人精神不振者,就是习气。凡自己心里不通畅,都是自找,而非由于外铄。心小气狭都是习气,也就是在里面有私意。自己老是缠住自己,挡住自己,这就是懈惰,最容易弱损自己的生命力。”

心学家的特点为能鼓舞人(做好一个人的样子)(例如:大世界不享,却占个小蹊小径子;大人不做,却要为小儿态,可惜!)。

中国社会以宋代为界,宋以前是门阀士族的社会,宋以后是平民社会。维持社会运转的规则是一致的,为周代所制定的礼乐制度。周代是一个封建贵族制的社会,这个礼乐制度在平民化的时代是不能照搬使用的。如何在平民社会建构一个美好的公共社会?宋代以前,平民依附于门阀士族,是很有凝聚力的社会。程朱陆王的思想都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回应现实,塑造未来。这是中国哲学的古典形态。

梁漱溟先生致力于用心学的思想资源来回答民主国家(社会政治)的建立问题。规则能被建立起来的所以然的基础。梁先生对中国古代社会的基本判断是“伦理社会”。这个伦理社会是针对西方的两种社会形态提出的,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伦理本位社会是人与人互相以对方为重(“伦者,伦偶,指人们彼此相与而言。在彼此相与之间必有其所宜之理,是谓伦理”)。五伦是五种最基本的人际关系,中国古代社会的长处和短处都是由伦理社会呈现出来的:以对方为重的伦理习俗,塑造了中国人特爱折衷妥协,不爱走极端,好文(讲理)不好武,对人温和而谦逊自处的头脑心思和气质;但同时也使得中国古代流于“社会家庭化”之一偏,社会生产和生活都落在家庭这个小单位上,大集团(譬如国家)生活组织纪律的缺乏就成为严重问题。

梁漱溟认同罗素的判断:中国的独立自主最终意义不在其自身,而在其将西方科学技术和自身夙有品德相结合,开创新局。

梁先生认为理性是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周公及其所代表者,多半贡献在具体创造上,加礼乐制度之制作等。孔子则似是于昔贤制作,大有所悟,从而推阐其理以教人。道理之创发,自是更根本之贡献,启迪后人于无穷。”若与希伯来经典相比较,则明显,宗教不容理的讨论(?果真如此吗)。梁先生认为“理”是个应当,同时也要明白理就是个可能。(从自己来说是个应当,从旁人看我就是个可能。)···“理”、“可能”是靠人的向上心去认识,从个人向上的要求,他可以继续不断的向前去扩充,往深里高里去追求他的理。并非西方哲学意义上的理性;而是对中国古典天理观念的现代诠释。

通过理性观,可以突出人的关联,而建立起有公义的公共社会之内涵。这是他的思想任务。通过反求诸己,建立起人的行为的根据,处于心安理得的状态,这种反省精神就是儒家所说的“仁”“良知”。儒家思想就是要启发人的理性,让人把理性作为他行为的最后判准,这是很独特的人类文明(符不符合道理,这是中国人的特点)。

何为形而上?民国学者刘咸炘在《气道》中讲:“形谓已成形质,形而上犹曰形以前,形而下犹曰形以后。如言千载而上,千载而下。阴阳之未成形质,是谓形而上者,非形而下明矣。器言乎一成而不变,道言乎体物而不可遗。” 形而上是从事物之间彼此的通达来谈论事物;形而下是从“一成而不变”的事物本身谈论事物。

形上学与公共社会的建立:人与人的关系方两种:情感关系和欲望关系。“人在情感中,恒只见对方而忘了自己;反之,人在欲望中,却只知为我而顾不到对方。…人间一切问题,莫不起自后者——为我而不顾人;而前者——因情而有义——实为人类社会凝聚和合之所托。”天理、良知、本心是建立美好公共社会的基础。“互以对方为重的情感关系是人类社会凝聚和合的基础;自私自利的欲望关系是社会冲突的源头。”

伦理社会的文化形态对外族人有吸引力,是让外族纳入中国的原因。

儒学意义上的政治是和伦理混为一谈的。把人生准则还原为情感的内在要求。尽了是非之心,就尽了做人的本分,完成的做人的样子。“儒家教化的效果,第一点是启发出人的理性,使一切旧习俗观念都失其不容怀疑不容商量的独断性,而凭着情理作权衡。” “以人心情理之自然,化除那封建秩序之不自然”。

一个自我管理的社会,就是儒家意义上的三代之治的社会(教人反省自求,也就是引导民众“自治”(自我管理),这是古典政治秩序的奠基)。儒家的政治手段就是教育。

例如崇祯皇帝破坏了社会的自我管理的秩序。梁先生以为自治是治乱的原因“梁漱溟:天子果能应于此必要,而尽他兢兢业业以自维持其运祚之道;士农工商四民亦各能在其伦理上自尽其道,在职业上各奔前程。那确乎谁也不碍谁的事,互相配合起来,社会构造见其妙用,一切关系良好,就成了治世;此治世有西洋中古社会以至近代社会所不能比之宽舒自由安静幸福。反之,天子而不能应此必要,以自尽其道,四民亦不能;那天子便碍了庶人的事,庶人亦碍了天子的事,种种方面互相妨碍。于是社会构造失其妙用,关系破裂,就成了乱世。”“ 陷于一治一乱周期循环的根本原因。”

梁先生认为理性塑造了中国人的两大精神:一是向上之心强——亦称“人生向上”;二是相与之情厚——亦称“伦理情谊”。不是所有人都能始终清醒,始终激发自己向上。要让人始终持志不懈,是很困难的事情,借助于外在制度的限制和约束是一个解决途径(公共规范)。

伦理社会有没有办法成为未来社会的雏形?当前科技社会条件下,因情而义最为缺乏。在当代社会,通过激发不同时代不同社会的思想资源,建构起对未来社会的想象,是非常有必要的。解释过去,结合当下,塑造未来。

问题:

外来的东西没有经过情理的消化,很难建立满意的制度。法家思想是为统治者服务的,不是为老百姓的。现代法律与之不同。

性善指人与人之间是有可能情感互通的。性恶指被习气塞住。梁先生的解释放在古代社会是合理的。血缘社会的德行是由宗族塑造的,违反的后果是严重的。现代社会需要提出新的理论和实践。

中国社会的工业化是从改革开放开始的。80以前的人看到的农业社会和古代是一样的。工业文明的特点是把农业社会留给这个社会的特征全都摧毁掉,包括宗族社会,以原子式的个体存在着。以新的形式复活古代社会的美好的精神。前提是必须对这些美好的东西有认识。

公司类似于诸侯国,怎么样把这种组织形式改造的比较美好(政治)。用人心的自然化解资本主义社会的不自然。有赖于人的实践。不是先规划好的。

古代社会的理性的落实不单单是在激发人心智的意义上提出的,而是有社会机制的基础,如赏善罚恶。赏善罚恶是社会正常运转的基础,不然会失去对美好事物的坚持。理性的功夫不是消解社会的机制,而是重新激发它的活力。最重要的还是自治(无为而治)。

上课日期: 
星期日, 一月 6, 2019
真实姓名: 
张贝
学号: 
Gdsy201509003-0
职业: 
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