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畅老师《梁漱溟的新心学》课程作业

1918年11月7日,梁济先生准备出门时,问他的儿子梁漱溟:“这个世界会好吗?”90多年前的梁漱溟如实回答:“我相信世界是一天天往好里去的。”是啊,如果世界是一天天往好里去的,这不就够了吗?

非常喜欢梁漱溟先生,他认真了一辈子,自信了一辈子,纯粹了一辈子。在此之前,我读过梁先生的《东西文明及其哲学》,深受启发,读先生的传记,为他的传奇一生所折服。他太有学问,虽然只有中学文化水平,但是24岁被聘为北大教授,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位大儒。”他知行合一,绝不虚伪。年轻的时候学习佛法,一心出家。成为儒家后,娶妻生子,倡导乡村建设运动。他一辈子都在关心和关注农村问题。

陈畅老师在课中说的理解梁漱溟思想的必要前提是要从中国哲学中的古典与现代着手,宋明理学家,程朱陆王的哲学思想,都是以解决时代大问题为核心的。在此我先谈及梁漱溟先生在治学上的贡献,跟同时期的一些新儒家代表人物相比,譬如冯友兰、马一浮、牟宗三,梁公并未经受过完整的西方哲学训练,他在骨子里是一个中国式的文人,也有人指责他不纯粹,不像马一浮一众人,毕生耽于政治,然而实际并非如此,梁早年入过同盟会,当过记者,也在内阁司法部当过秘书,但民初种种现实与清末无异,乃至官场气氛恶劣更甚,梁于是决心退出官场退出同盟会治学。二十余年后他加入民盟又是一回事了,可以说整个二十年代梁先生主要还是投身治学,四处讲学宣扬自己的理念,这和他之后的乡村建设实验是一脉相承的,其中邹平的乡村建设最为持久也最为成功,但终因战乱停止,梁的一生都与中国的农村紧紧联系在一起,因为在儒家思想系统中,农村与民众才是真正的基石核心,无论是古典先秦儒家还是阳明心学新儒家走的都是这个路向,这也是为什么讲梁是一个真正的儒家,儒家是讲事功的,是讲济世的。梁漱溟一生践行了作为儒家的基本信条,终身如此,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最后一个儒家但他是一个真正的儒家,梁公的着述在剖解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有一定的见解,为现代中国人重新审视自己的文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视角,但同样也有局限之处,梁公是一个纯粹的读书人一个纯粹的中国识知人,我们没有必要也不应该用生硬的西方哲学标度去评判他,亦不应从肤浅的政治给他加上莫须有的标签,梁公是纯粹的。

梁漱溟和鲁迅是民国时期两个对中国传统文化最为了解的两位大师,一个是看到其光明面保存光大,一个是看到其黑暗面批判扬弃。一正一反,真乃国士双璧。

梁先生说中国在一天天变好,我不知道中国是否在一天天变好,我但希望自己能一天天变得更好。

感谢陈畅老师的授课!

上课日期: 
星期日, 一月 6, 2019
真实姓名: 
郑棋
学号: 
Gdsy201809-008
职业: 
大学教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