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学何用

陈畅老师确实提出了非常新的角度去看待梁漱溟的新心学。按我以前的浅薄,总以为梁漱溟是老一辈儒家里面比较没有“文化”的一位。但是从今天陈老师的讲述里,才知道梁漱溟在儒家文化里面又开出了新资源,并且比对西学做出了很好的“回应”。陈老师提到了中国人对于“理性”的看法有几个词:天理、伦理、情理。仿佛这些一以贯之,“理”在不同场域里面不同的呈现。在个体内,群体中,又向着高远处。以我对西方文化更浅薄的了解,西方似乎喜欢不断的抽取和界定,试图在了解元素的基础上去了解更深的原理。西方哲学就是对理性的极致运用,不仅要纯粹理性,最后还对纯粹的理性进行批判。这和中国的“通情达理”的方向是差别很大的。今天看了一篇对比张扣扣公诉书和辩护书的文章,公诉书里面全部是事实描述加毫无感情的“空话、套话”,例如:情节特别严重,影响极其恶劣;而辩护书里却内追张扣扣的心理成长过程,外援西法之种种,上溯古代类案的处理,里面饱含了于情于理的整体观。事实是无法改变的,能改变的只能是我们的出发时就带有的态度。这个冲突似乎在男女交流上也会体现出来,女性偏感性,男性偏理性,很多时候一旦发生分歧,产生的判断很容易进入各说各话。如果能情而不情绪化,理而不理性化,情、理在各自的内在就比较平衡,那相互理解和交流起来就容易多了。

再一个让我感佩的就是老一代儒者之间的关系,非常出乎意料。按照我浅薄的理解,总觉得中国人好给对方留面子,就容易和稀泥。但是熊十力和梁漱溟之间的这种自己有言论,交由对方评点,对方有问题也能公心以论的精神真是太让人感动了。想想也确实是,如果只是为了照顾对方的面子,只是存在人情世故的那一面,而不顾是非曲直的天理那一面,那所谓的朋友也只能是朋党而永远无法成为同道。反也者,道之动。道的动本来也就必须基于有相异处,然后在相异之基础上又相摄相融产生新的生机。

陈老师引用中医之说:通则不痛,痛则不通。所以基于这样一个整体观,在通情达理的基础上,我们是不是也要试着去下通欲望及肉身,上通反思与觉悟?而不是把麻木当不痛,或痛则去之而后快。

上课日期: 
星期日, 一月 6, 2019
真实姓名: 
徐犇
学号: 
Gdsy201809-017
职业: 
小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