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漱溟新心学作业

梁漱溟先生说:“天子果能应此必要,而尽他兢兢业业以自维持其运祚之道:士农工商四民亦各能在其伦理上自尽其道,在职业上各奔前程。那确乎谁也不碍谁的呈,互相配合起来,社会构造其妙用,一切关系良好,就成了治世;此治世有西洋中古社会以至近代社会所不能比之宽舒自由安静幸福,反之,天子而不能应此必要,以自尽其道,四民亦不能;那天子碍了庶人的事,庶人碍了天子的事,种种方面互相妨碍。于是社会就失其妙用,关系破裂,就成了乱世。”虽然这一段文字只是摘自梁先生的文章中的一段,但是也大略可以代表其对伦理社会的思想。看完这一点,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的疑问是:梁先生是怎么看待封建社会中士农工商这咱阶级之间社会地位的差别的?难道真的像俗语说的那样,“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这样社会中,伦理社会才会存大,才是士农工高在其伦理上自尽其道,在职业上各奔前程,这样你也不碍我的事,我也不碍你的事,社会构造见其妙用,一切关系良好,才能是治世吗?
士农工商这四个词语出《管子·小匡》篇:“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民也。”虽然也人说,按照他们四类人对社会贡献的大小来给这四个种人定位是不正确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长大二千年的封建社会,这四种人的社会地位和社会特权,确实是相差悬殊,而且上层向下层流动很容易,而下层向上层过渡确很难的。我不知道这种情况,在伦理社会会做什么解释?
那么什么才是梁先生所说的“伦理社会”,或者此伦理社会并不是我们大众所理解的伦理刚常?伦理社会是指以伦理组织社会的形态;“伦者,伦偶,指人们彼此相与而言。在彼此相与之间必有其所宜这理,是谓伦理”。上句所说的“所宜”应该对彼此都合适,对彼此都好。既然是对彼此都好,“痛痒相关、好伙、恶相喻”,互以对方为重的伦理习俗,塑造了中国人爱妥协,不爱走极端,好文不好武,对人温和而谦逊自处的头脑习思和气质。而这种伦理社会的文化,就是来源于孔子所提倡的他所特有的一种精神,那就是孔子相信有都有理性,而完全信赖人类自己。所谓“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从理性源自明白。一时若不明白,度想一想,终可明白,因此孔子没有独断的标准给人,而人自己反省。这种理性就是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梁先生还说:“理”是个应当,同时也要明白就是个可能。“理”“可能”是靠人的向上心去认识,从个人向上的要求,他可以继续不断的向前去扩充,往深里高里去追求他的理。人们都会用向上心地去认识“理”,我想人们种向上的追求,不会只停留在对身的休养上吧,也不应该留在自身休养这个方面,那么他的社会地们不随之提升,也会带来社会的动荡。那么这种情况,梁先生做什么样的解释哪?如果说心学这种哲学只能停留在理想或都是表面层资,而不接触社会本质的问题,那么他的意义何在?

上课日期: 
星期日, 一月 6, 2019
真实姓名: 
王来旺
学号: 
Gdsy201512014-0
职业: 
建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