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西文化差异看中国社会的凝聚力

梁漱溟先生在《中国文化要义》一书中提出中国是伦理本位的社会,在此社会中,“每一个人对于其四面八方的伦理关系,各负有其相当义务:同时,其四面八方与他有伦理关系之人,亦各对他负有义务。”而全社会的人都因这种相互的义务关系而连锁起来,无形中成为一种组织。这样的伦理社会所倡导的,是尊重对方,互以对方为重。所以儒家教育如何做人,就是在各种伦理关系中一个人如何完成他自己,社会从而能够有秩序。

谈到做人,就涉及到了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即理性。此理性不同于西方语境中的“理性”,是情理,是一种无私的感情。无私的情感与理智同样是人类超脱于本能而冷静下来的产物,其表现为一种平静通达、清明安和之心。儒家相信人都有理性,将理性视为人的行为的最后判准。因此,儒家重视启发人的理性,使一切旧习俗旧观念都失其不容怀疑的独断性。人有理性时,对于别人的感情能够相喻而关切之。因情而有义,整个人类社会就有了凝聚和合的基础。

梁先生在比较中西方文化时认为,在中国没有个人观念,而在西洋则正好相反:西洋自近代以来,是个人本位的社会,强调权利观念,习惯于自我中心。

显然,中国传统社会和西方社会的性质不同。改革开放后,中国已经从过去封闭的、流动性极低的社会转变为高速发展、流动性倍增的社会,并和西方正在同步转向信息社会。在这个快速变革的过程中,各种社会矛盾和传统价值的失落也产生了。然而,中国社会以家庭为中心的价值观并没有被西方社会以个人为中心的价值观所取代,人们向往回归传统价值。孝敬父母仍然是绝大多数人认为理所应当的事情。虽然个人的权利和自由已经比过去增大了无数倍,但为了家庭的利益个人仍然愿意牺牲不少东西。在西方以个人为中心的社会中恐怕这是很难想象的。偏重个人的欲望,必然会产生各种冲突,有时很难调和。法国的黄马甲运动也是西方社会分裂的一种表现。我想,梁先生提到的理性或者说儒家的仁依旧是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这也是中国社会比西方社会更有凝聚力的原因所在。

上课日期: 
星期日, 一月 6, 2019
真实姓名: 
侯俊
学号: 
Gdsy201702-041
职业: 
化工公司,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