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易以俟命

? ? ? ? 萧老师在上乐学课时,介绍《泰和会语》,我想到以前的一些困惑。我开始想认认真真、系统地学习所谓国学时,遇到的第一问题是不知从哪里入门。书买了不少,七七八八也看过一些。却是在脑子里杂乱无章,连不成线,画不成谱。所以,我想找到总纲,文化的源头究竟在哪里?经史子集,我到底从何入手?亦或“为学者,必有初。详训诂,名句读”,还是得老老实实从字源开始?又或者在农耕文明起源时,最重要的是对气候、时令、天文的掌握和总结,所谓天人合一,人道顺应天道,演自天道,若是从中国古老的星象学开始,是不是会找到钥匙?

? ? ? ? 恰巧上课之前,柯小刚老师发了一篇《在忧患中乐观:易经课答问》,讲到《易经》为群经之首,“凝聚了历代先王圣贤的智慧,成为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是儒道诸家的共同根基和源泉。无论正统大道,还是民间旁门,三教九流,无不取法于易。“这和马一浮先生在《泰和会语》中的说法如出一辙。马先生说六艺该摄一切学术,而礼和乐又是出自《易》;“一切道术皆统摄於六艺,而六艺实统摄於一心,即是一心之全体大用也。《易》本隐以之显,即是从体起用。《春秋》推见至隐,即是摄用归体。故《易》是全体,《春秋》是大用”;“不明乎《易》,不能明《春秋》。”不但如此,马先生更言,“西来学术亦统於六艺”;“因《易》明天道,凡研究自然界一切现象者,皆属之。”

? ? ? ? 如果《易经》是开启的大门,而我又忧虑,我们的文明源于农耕生活。若要用一个字来说其特点,马先生用了“仁”字。我还没有到先哲的境界,只能体会到一个“真”字。我们沿用至今的古老文字、圣王的诸项创制、二十四节气,凡此种种,无不来自真实的生活,没有一点花俏。因为真,所以直达核心,特别简,特别美。“古者包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后世所谓“耕读传家“,在耕与读之间明白义理。但现在我们离农事、离土地、离自然越来越远,离文明认知的基础越来越远,还能否传承有序?或者,如柯小刚老师所言,在忧患中乐观,”居易以俟命“。

? ? ? ? 萧老师对三分损益率和十二平均律的解释也让我茅塞顿开。现在许多书笼统地以十二平均律来解释古琴如何定弦定调,我很想明白其中的异同。之前看了一些乐理书,都只是给些公式,不知其理,萧老师对于和谐度、音程和比例关系的解释就让人一目了然了。然而对于如何定律、如何变律,我还是一脑子糊涂,还需要再仔细钻研。

?

?

?

上课日期: 
星期日, 十二月 9, 2018
真实姓名: 
方志燕
学号: 
gdsy201809-022
职业: 
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