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裕温柔 -《诗经 周南》前三篇学习笔记

有幸聆听刘老师为我们详细讲述了《诗经 周南》前三篇《关雎》、《葛覃》和《卷耳》。博众家之长,深入地剖析了诗何以为诗,人何以为人,十分得精彩。

人与世界的关系是怎样的?

人与世界的关系不应是疏离隔绝的,不应是主客对立二分的,而应是一体感应的。人与天地万物是一体的。《庄子·齐物论》: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儒家、道家、佛家,都强调,我们与世界是一个整体。在统一有区分,在区分中再统一。

什么是诗? 这个问题贯穿了整篇演讲的始终。

《毛诗大序》,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於中而形於言;朱子认为,诗是“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于物而动,性之欲也。夫既有欲矣,则不能无思。既有思矣,则不能无言”。这里提到了感。

咸,感也。天地感而万物化生,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天地、阴阳、四时变化,无不在“感”之中。 有天地,有万物,而诗之理已具。

再来看这三首诗:

《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关雎》:是“兴”的手法。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关关”,是雌雄两只鸟相感。鸟与鸟的感应,然后联系到人与人的相感。“逑”是德性的匹配。有匹配有“求”,才得相感,少一不成。

《关雎》何以为《国风》始也,因《关雎》提到了夫妇之道,阴阳之道,天地之道。《论语·八佾》: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

《葛覃》: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字面意思,一个少女在采葛藤,却是在细节处见精神。葛藤蔓延,兴少女长大了。女人是婚姻中合两姓之好的关键,她从个体跳出来,是族群的相感。黄鸟,为诗之命脉所在,鸟叫声传得很远,少女的思念也可以感动远方的人。这里有当下与远方的转换。

诗,是要把心中的情绪、疙瘩表现出来,打破心中的封闭。如葛叶,延蔓广远,这是存在的状态,是要向周围蔓延开来,是要突破当下的一个状况。葛藤这生物本身的存在就是要打开,于是把它写进了诗。

柯老师把《葛覃》和坤卦相连,代表阴柔,认为《关雎》是乾卦,代表阳刚。

?

《卷耳》: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诗与远方。思念远方的人。登高望远,望远而未见。诗,记录了每一刻,每一个当下,每一个想要挣脱的当下。它不是地理意义上的远方,而这个远方就在当下。《卷耳》“怀人”的要义在一个未知的远方。整篇诗弥漫着一种无处用力的不确定感。

?

诗的宽裕

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天地万物之间,无不在相互气化感通之中。诗是这种感应关系的集中表达。诗中有大量的微言大义。

儒学始终关联几个大的纬度,人与人,人与物,人与天。整个儒学是成人之学,成德之教。

《中庸》宽裕温柔,足以有容也。《礼记·经解》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

诗,本身是关于天地之道的。从个人的兴趣价值,延伸到普遍的兴趣价值,此之为诗之道。

诗的温柔

直而温,宽而栗。正直而温和,用温来补直之失。宽容而严肃。

君子的第一品格是温。远望严肃,近而接触,和蔼可亲。

温能近于中,亦近于和,故温有和义,也有和之能力。

能广大,就能温柔;能温柔就能广大。温和,正是圣人之气象,是人格之伟大。

?

诗之雅,诗之美,诗之深意,令人回味无穷。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上课日期: 
星期日, 十一月 18, 2018
真实姓名: 
李捷
学号: 
Gdsy201609025--0
职业: 
居士、培训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