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古斯丁与弘一法师

伍唐生(同济大学出版社技术总监)

?

以前对基督教和天主教的了解不多,学西方历史的时候知道天文学上的发现曾被教会疯狂压制,伽利略被迫宣布放弃他以前的着作和言论,布鲁诺甚至为之付出了生命。除此之外我能想到的关键词就是耶稣基督、天父、最后的晚餐等。

上周日听了老师讲奥古斯丁《忏悔录》第十卷后,我惊异于奥古斯丁通过对记忆与遗忘的思考提出不从最高处寻找上帝而是从最自我的最深处寻找上帝的思想,这跟佛法提倡的人人皆有佛性似乎有相同的地方。

?

奥古斯丁主张要克制普通人皆有的欲望,放弃世俗的艺术甚至放弃今生的成就和骄傲,因为这些可能会干扰对上帝的寻找。这令我想起中国的弘一法师,他出生于富裕家庭,曾经锦衣玉食,受到过非常良好的教育,才华横溢。他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出家前已经是知名艺术家、教育家,在世俗看来是非常成功的人生。但后来他却选择出家,不惜放弃家庭,离开妻儿子女,甚至放弃心爱的书画、音乐艺术,选择了戒律最严的南山律宗。出家后过着非常清苦简单的生活,且严守过午不食的戒律。

?

奥古斯丁的克制跟弘一法师的戒律从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基本假定是上帝或佛性存在于每个人心中,但自我的贪嗔痴慢疑阻碍了自己看到上帝或找到自己的佛性,就像透过一碗混浊的水去看天上的月亮,是看不到的,只有让这碗水保持平静,水才能逐渐澄清,看到月亮。如果不停地晃动,永远没法看见月亮,贪嗔痴慢疑就是这种晃动的力量。

?

奥古斯丁从朋友的去世中看到了生命的无常,对永恒的渴望,李叔同16岁时就写下了:“人生犹似西山月,富贵终如草上霜”的诗句。他们都感受到了时间的流逝带来的变化,从而萌生出了追随上帝或出家的念头。

?

丰子恺曾说过:“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三层生活就像爬三层的楼房,大部分人满足于呆在第一层楼,荣华富贵,家庭美满就够了,少部分人会爬上第二层,他们希望有更多的精神生活,有更多的创造,只有极少数人会试图爬上第三层楼,对生命的终极奥秘充满好奇和探索的欲望,并不惜放弃世俗生活试验和检验他们心目中的真理。奥古斯丁和丰子恺无疑都是属于最后一种人。

?

?

?

?

?

?

?

?

?

?

上课日期: 
星期日, 九月 16, 2018
真实姓名: 
伍唐生
学号: 
Gdsy201809-027
职业: 
IT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