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天下篇 听课笔记

听第一遍完全一头雾水,今日重听,并逐字逐句做笔记,突然明白了,而且非常感动,非常激动。,这次的讲课解决了我内心的一些问题。感觉我看到了一束光。

中国学术的纲领性文件是——庄子的天下篇和太史公自序、汉书艺文志,隋书经籍志、四库全书总目集要。大概是这五篇来看中国学术的流变史。庄子的天下篇代表先秦。庄子天下篇,既深且广。

道术是整体,方术是局部。方术相应的是空间。方术就是在某一家某一派推出一个整体来。

抽象和具体形上和形下,高的和低的在一起,这就道术。道术相应的是时间,方术相应的是空间。道术就是从整体的出来,回到一个具体的局限的地方去。而这个局限的地方,依然体现的是这个整体。方术通不到整体去。

神明对应的是自然,如果肯定神明就是宗教。如果不肯定神明,那就成为哲学。所谓道术就是疏通神明圣王和一之间的关系。所谓方术,就是从神明圣王的某一段加以发挥。

你每天收什么东西吸引?这就是你的心性格局?

圣人和君子居于中间阶层,从事于思想文化。

?

七种人都源于一。我们研究学问就是在寻找一。百官和名士不关心一的。普通人的肉眼只能看到圣人和君子,百官和民。天人神人至人是看不到的,或者看到也会引发怪力乱神。民占大多数,也是社会的基础。天人神人之人君子都在研究一,但是研究的成果不一样,研究到什么程度,他的身位就在什么程度。明夜分为两部分,有一部分是天生就要往上升的。有关心品质的,也有关心名利的。关心品质的人天然就要少一些。举个例子,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人自称吃瓜群众,那这些人其实是对自己的判断比较自信呢,不管他的观点是否正确,但是他觉得他的观点一定跟其他人有不同,这些人就是有一个上浮的趋势。不能够上浮的人,他们沉浸在肉欲之中,就是尼采所讲的莫人,The last man。令我触目惊心的是,他举的例子就是中国人。

外部环境越恶劣,越可能出来特立独行,就是至人。总揽全局的战略性人才是王的定义。那王这样做现实不现实,这些庄子没有说,这是他的缺笔,而这些缺笔非常的意味深长,这是他的弦外之音。

庄子非常微妙的,尤其是对儒家留有余地,尤其是内七篇。儒家的论语里面,对道家也留有余地。这就是儒道之间,两家微妙的地方。论语没有把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这恰恰是他高明的地方。

论语里面就是圣人君子,往往因病施药。庄子是把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但论语他只是比现在更好,解决现在的问题,而不去关注结果,因为有的时候结果知道的太清楚,对现在未必好。

在庄子中,最高的修行方式最简。圣人以下,修行方式就繁琐很多。

孔子自称丧家狗是胸襟的体现,而不是贬词。这正是圣人上通三种人(天人神人至人)的形象。天人,神人,至人不带有政治性,圣人带有政治性。庄子用词非常考究,至人是不用兵的。圣人能知道人的理想状态,而不知道人的现实状态。人有阳光的一面,也有不阳光的一面,如果没有把不阳光的一面没有安顿好,那往往阳光的一面也不能发挥出来。

然后分析君子,君子是统治阶层的后备队。要学习怎么样治国,怎么样保持自己的性情。清末发生了3000年传统社会的大结局,我们的社会根本性的区别就是君子没有了。现代社会替代君子的是知识分子。然而两者并不能完全等同。知识分子这个词来自西方俄国,他有批判社会的意思,没有对君子的道德要求。我们如果把古代对君子的光环套在他手上,当然看着不对。

君子不知道有三种人,圣人是君子和三种人的桥梁,是三种人的代言人,但是三种人呢如果进入社会,是隐到民中间去。他们不能直接出现,如果直接出现就是怪力乱神。影响社会稳定。

民有两种生活方式,一种是渔樵,一种是莫人。渔樵和莫人是对立的,渔樵能够理解莫人,莫人理解不了渔樵。在庄子中,这三种人只在世外,在世内无处可藏,只能隐身到民中间去。这三种人往往以工匠的身份存在。工匠往往是这三种人在世上出现的身份。因为他们通过技艺,在生活的重压中得到闲暇和解脱。

神明和天地万物,相应与自然。天下和百姓相应于政治。天地的整合就是万物,万物的分开就是天地。人们研究天地,对天地再深入,就是研究神明。如果进入政治领域,神相应的是圣,明相应的是王。在庄子里面,神圣两个字是连用的,明王两个字是连用的。如果进入思维领域,神相应的是直觉和形象。明相应的是逻辑。用代数和几何认识六通四辟。四辟就是天下。六通就是上下。天地和万物在一起,天下和百姓在一起。

世阀精神,百家,邹鲁之士,

旧法之学指的是古代的道家,相应易与春秋,邹鲁之士指的是古代儒家,相应的是诗书礼乐。道家儒家是大宗,其余是百家。三甲就是道家,儒家和百家,三种学术,把佛教传入中国之前的学术一网打尽。就法就是古传之法,法和理相通。礼体现为文献就是诗书。历史就是法,中国人没有哲学,历史就是哲学。旧法就是经过多少年保存下来的精华,把当前的情况放在历史中加以理解。

六经里面还分成四和二。孔子弟子3000,学的是诗书礼乐,而贤人72学的是易与春秋。所以孔子50而学易,五十而知天命。孔子最后修订的就是春秋,是孔子的哲学。

历史对王的作用有所限制。所以王必须读历史。还随意修改历史的话,必然导致政治的败坏。百家把学术钻入牛角尖,得不到整体。于是把方术僭越为道术,这个是庄子所悲的。把七种人成分搞乱了。把天地万物和人割裂开来。百家,把自己所想认为是对的,然后根据这个大前提编出一套学问,这就是所谓百家之学。所以往而不反,就是说回不到一了。学问越中越多,越繁琐,和原来的学问放不到一起了。借不到天地之美了,见不到天地之美,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自己站得太低,所以努力站得再高一点,让纯的地方显出来。站的低,只能看到很小的地方,只要再站得高一点,就会有好的显现出来,其次和个人努力有关,天地不干净,你擦也要擦一块干净的地方出来。这是你的努力,每个人不能过于强调有一块干净的地方给我。那么你其实可以动手。这就是后来丹道的道理。在达生里讲到,如果你精力集中的话,在极端的情况下甚至于可以改变外界。所有人对于天地有一种反作用力。所谓易经讲的天地人,没有纯粹的天地,天地之间就是有个人,而这种反作用力绝不可以忽视。

天下篇后面几篇对墨家等几家做出了评判,第四家对于观音老聃给予了极高的位置,但是老聃仍然是方术。方术是走向道术的桥梁,方术是不应该否定的。执着方术有错,但是方术本身没有错,方术是可以通向道术的。方术就是自以为正确的,那一定是方术,本庄子的意思来讲,他就只是方术通不了道术。如果认为方术是有局限的,那他后面就有通向道术的捷径。方术依然有方术的作用。所以庄子也阻止了任何一家垄断道术。

惠施是家中最特殊的一家,他已经扔掉了内圣外王。

中国文化强调变化,无常就是变化。

庄子绣的是神明,走的是神明路线。老子也是淡然与神明之。神明就是回归。孔子修的是圣王层面对神明知而不言。孔子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谈这些。老庄是对圣王知而不言,孔子是对神明知而不言。在不确定中寻找确定,对应的是神明。

无法传下来的传统就是好的,不要轻易的去打破它,比如现代科学,认为传统的不符合科学,那么打破他以后树立出来的可能会更加迷信。

高贵就是谦卑,高高山头立,深深海底行。越是高的越谦卑,越是谦卑的越是高,为什么我们谦卑不起来,就是因为我们相应的不够高。一些低的事情不愿意去做,就是我们没有高上去。

老子所谓和光同尘。

三种人怎样隐藏在民间?天人神人至人。

不要着急,自己学习提不高,孔子曰下学而上达,你永远不要想着上达,你只要做的就是下学,不要着急自己进步,为什么这么慢,你只要下学就会进步,你积累到一定程度,它自己会往上冒。

外死生,先有死,后有生,向死而生。

来什么就解脱什么,来什么就在这件事上解脱。来什么不要去换,这是属于你的生命,属于你的修行之路。

上课日期: 
星期日, 六月 24, 2018
真实姓名: 
贺彦萌
学号: 
Gdsy02-003
职业: 
书法助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