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术方术 普世价值 唯我正确 --张文江老师庄子课讲庄子天下篇课后感

?

道术方术 普世价值 唯我正确

--张文江老师庄子课讲庄子天下篇课后感

?

?

道术方术

?

???? 《天下篇》是《庄子》三十三篇的最后一篇,也是全书的总结。如果说《寓言篇》是《庄子》一书的前序或小序,那么《天下篇》就是后序或大序。《天下篇》是先秦学术史的概述,也是中华学术的枢纽之一。

???? 《天下篇》一开头就讲方术与道术的区别。“天下之治方术者多矣,皆以其有为不可加矣。古之所谓道术者,果恶乎在?曰:“无乎不在。””治理天下的方术很多,都自以为绝对正确,再好不过不能增加。但方术只是一种特定学问,它仅仅揭示了整个宇宙人生本原的一部分,在这个局部可能很正确,然而它概括不了整体。相反道术是揭示整体宇宙人生本原的学问。它源于大“一”--“道”。世界上的“神”灵妙之界,“明”智慧之光,“圣”人的出身,真“王”的形成,也都是源于这个大“一”--“道”。所以,道是无处不在的,道术就是这个道的整体学问。

???? 与道术关系的天生资质不同,有七种人作为代表。“不离于宗,谓之天人;不离于精,谓之神人;不离于真,谓之至人。”这三种人相应神明。“以天为宗,以德为本,以道为门,兆于变化,谓之圣人;以仁为恩,以义为理,以礼为行,以乐为和,熏然慈仁,谓之君子;以法为分,以名为表,以参为验,以稽为决,其数一二三四是也,百官以此相齿;以事为常,以衣食为主,蕃息畜藏,老弱孤寡为意,皆有以养,民之理也。”这与圣王相应的四种人,是圣人、君子、百官和民。而这七种人的天分,在普通人身上就是七种成分或七种心性,在实际生活中每一个人都有这七种心性,只是相应的比例不同。人们可以通过修行来改变这些成分的比例。

???? 在王权取代了神权的社会,天人、神人、至人成为隐士,圣人、君子、百官和民是可以显明的。“圣人”是这两部分人的连接,也是王权和神权连接。所以,圣人在社会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庄子更倾向于前三种人的隐士风格,孔子是圣人接地气的代表。

???? 庄子然后用今之人与古之人的区别,再来强调方术与道术的区别。“古之人其备乎!------其运无乎不在。”这种说法与“古之所谓道术者,------曰:“无乎不在。””是一致的。因为今之人不像古之人一样具有完备的资质,他们“配神明,醇天地,育万物,和天下,泽及百姓,明于本数,系于末度,六通四辟,小大精粗,其运无乎不在。”,所以,今之人只能理解方术,不能理解道术。今之人擅长“明于本数,系于末度”的是“旧法世传之史”的古代道家,擅长“和天下,泽及百姓”的是“邹鲁之士、搢绅先生”的古代儒家,擅长“六通四辟,小大精粗”的是“百家之学”。这些人“多得一察焉以自好”,“皆有所明,不能相通”“皆有所长,时有所用”,只是“一曲之士也”。现在的“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所以就只有方术了。

???? 庄子的结论是“悲夫!百家往而不反,必不合矣!后世之学者,不幸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道术将为天下裂。”百家之学各自越走越远,不可能再返回合为一个道术。后世自以为是的学者,只会把道术分成越来越裂的方术。

?

庄子自评

?

???? 方术就是它自以为绝对正确。方术是道术的一部分,而一般理论还算不上方术。方术是走向道术的桥梁,但它必须承认自己的不足才能和而为一,而自满阻止了这一进路。

???? 庄子在《天下篇》中对六种方术做了评价,其中包括他自己。庄子称自己也是方术,有不足之处“彼其充实,不可以已”,“芒乎昧乎,未之尽者”。他的这样自我评价给所有方术作出了榜样。只有象庄子一样谦虚不自满,“不敖倪于万物。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连犿无伤”,同时又努力追求道术,“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庄周闻其风而悦之”,“独与天地精神往来”,“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大家才能互相切磋弥补,共同建造起通回道术的桥梁。

???? 庄子自居方术,也说明了他不是唯我正确,也反对任何一家垄断道术。

?

普世价值 唯我正确

?

???? 正如庄子所看见,今日的方术比比皆是,都唯我正确。尤其以西方之学为甚,它试图把自己做成唯一真理,普世标准。然后消灭一切异己,成为独自垄断世界的思想体系。

???? 古希腊泰斗亚里士多德说自然的正义不同于约定的正义,前者在任何地方都是有效的。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更明确的表述:“真正的法乃是合于自然的正确理性,它普遍适用,永住不变;它命令人承当责任,禁止人胡作非为;此在雅典,在罗马,在今天,在未来,是同一永恒之法,在一切国家一切时代,率皆适用。”西塞罗还指出,神是自然法的制定者、推行者和裁判者。也就是说,自然法是独立于人类意志的、理性认定的基本价值,来自宇宙的本体结构(逻格斯或神)。公元前三世纪,斯多亚派的哲学家克利斯普指出:宇宙秩序体现为一种动力原则(逻格斯或神),人性是它的体现,道德是按照自然本性(理性)生活,自然法便是理性认定的基本价值。中世纪的经院神学家托马斯·阿奎那认为:自然法的根本律令是趋善避恶。实体法都源于自然法。神学与西方哲学的相通来自于《新约圣经》中约翰福音:“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里的“道”原文是希腊语的“逻格斯”,约翰把它与“神”连在一起。当翻译成中文时,我们又把它译成“道”。所以,“逻格斯”,“神”,“道”在这个语境里被放在了一起。

???? 以自然法为根据,必须信仰神、逻格斯或道,但是后来的人本主义多元社会中人不信这类信仰。于是康德就从神学中摘取了“人有自由意志”作为普遍的根据,再试图用良知找到共识。但共识在无神论一盘散沙下无法形成。有一个调查包括44个国家,来自不同文化的25000人问卷的研究中,施瓦茨的结果是普遍价值有十种不同类型、56种具体定义。哲学家们试图找到“普世价值”,例如:自由,民主,平等,法制,人权等,通过推广这些价值希望人类能够自己创造出更美好的人类社会,它将远超先天地生亘古未变的自然界宇宙,他们为进化高歌。

???? 从以上的西方思想发展历程,我们好像看到了类似于中国道术碎裂成方术的同样情景。这些比方术还小的价值,能够代替“道”吗?它们会优于“自然的正确理性”吗?

???? 非常有意思的是有人还用这样碎裂的普世价值观来解释中国古代的道术。他们说:“普世价值之观念,其实早已植根于中国古代“道通为一”、“天下大同”的思想之中”。但他们忘了我们“道”的“一”不是一致性,而是混沌。“寂漠无形,变化无常”,“芒乎何之?忽乎何适?”恍惚茫昧的状貌。概念根本错误,整体和局部完全颠倒。

???? 还有另一种说法,他们试图用儒家的仁义礼智作为“普世价值”,来代替西方的自由,民主,平等,法制,人权等“普世价值”。以“方术”来代替一般理论。他们认为儒家的仁义礼智,基本上都是普世价值,可以和现代西方启蒙所孕育的普世价值——理性、自由、民主,平等、法制、人权等进行平等互惠的对话。期待儒家价值可以为全人类提供更多参照。这一学派被称为“精神人文主义的儒家”。

???? 让我们认真理解庄子写《天下篇》的用意。他希望方术可以放下自己,互相弥补。我们今天应该思考到底什么是我们的道术,到底什么是西方的道术,它的源头在哪里?努力寻找这些对等概念,而不是去与普世价值进行比较。让这两个古老的道术对话,互相切磋,从而恢复真正的道术。这才是《天下篇》的今天解读。

?

?

尾注:

本文引用未注明出处,多来自:

张文江?|《庄子?天下篇》讲记 (原载于《上海文化》2013.1)

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商务印书馆 2007)

上课日期: 
星期日, 六月 24, 2018
真实姓名: 
夏汉野
学号: 
Gdsy201512044-1
职业: 
公司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