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天下篇》课后笔记

?

庄子《天下篇》课后笔记

《天下篇》为三十三篇中最后一篇,带有总结的性质。全文分为两大段,第一段为总纲,第二段阐发六家,本次课以总纲为主。

天下之治方术者多矣,皆以其有为不可加矣!古之所谓道术者,果恶乎在?(何为道术?道和术的辨证,抽象具体的合一,形而上和形而下的合一。所谓道术,就是疏通神、明、圣、王和一之间的关系。所谓方术,就是仅从神、明、圣、王的某一段而加以发挥)曰:“无乎不在。”曰:“神何由降?明何由出?”“圣有所生,王有所成,皆原于一。”不离于宗,谓之天人;不离于精,谓之神人;不离于真,谓之至人。以天为宗,以德为本,以道为门,兆于变化,谓之圣人;以仁为恩,以义为理,以礼为行,以乐为和,熏然慈仁,谓之君子;以法为分,以名为表,以参为验,以稽为决,其数一二三四是也,百官以此相齿;以事为常,以衣食为主,蕃息畜藏,老弱孤寡为意,皆有以养,民之理也。(由一出发,分析人的心性,列出社会各阶层七种人,分类方式为三、二、二。相应神明天人、神人、至人,其不离于一;剩下的四种人圣人、君子、百官和民相应圣王,圣人与君子一之中,寻找一,百官和民一之中,但不寻找,不知一)古之人其备乎!配神明,醇天地,育万物,和天下,泽及百姓,明于本数,系于末度,六通四辟,小大精粗,其运无乎不在。(动态解释)其明而在数度者,旧法、世传之史尚多有之(最根本的认知,古代道家);其在于《诗》、《书》、《礼》、《乐》者,邹鲁之士、缙绅先生多能明之(邹为孟子家乡,此句说明古代儒家)。《诗》以道志,《书》以道事,《礼》以道行,《乐》以道和,《易》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六经四二之分,春秋判是非标准)。其数散于天下而设于中国者,百家之学时或称而道之。(百家之学为方术,无法返道,天下大乱。百家之争,各有所长,学问钻牛角尖,得不到整体,将方术僭越于道术)

  天下大乱,贤圣不明,道德不一。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以自我欲望为标准)。譬如耳目鼻口,皆有所明,不能相通。犹百家众技也,皆有所长,时有所用。虽然,不该不遍,一曲之士也。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察古人之全。寡能备于天地之美,称神明之容。是故内圣外王之道,暗而不明,郁而不发,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悲夫!百家往而不反,必不合矣!后世之学者,不幸不见(自己水平太低或者自己努力不够)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道术将为天下裂。

庄子对自己学问的描述,自称为方术。

寂漠无形,变化无常(先天后天,游心于淡),死与?生与?天地并与?神明往与?芒乎何之?忽乎何适?万物毕罗,莫足以归(皆归于一)。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庄周闻其风而悦之。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时恣纵而不傥,不奇见之也(不以奇谈怪论标榜,不偏执,不从单一角度)。以天下为沈浊,不可与庄语。以卮言为曼衍(卮,此时此地正确,有此机,有此显),以重言(尊重传统,古谚语)为真,以寓(扩大思想空间)言为广。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高傲亦谦卑,只有有了一定的高度,方能谦卑)。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和光同尘)。其书虽环玮,而连犿无伤也(鼓励而不伤害)。其辞虽参差,而諔诡可观。彼其充实,不可以已(下学而上达,充实之为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上与造物者游(易有恒先,追溯机源),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其于本也,弘大而辟,深闳而肆;其于宗也,可谓稠适而上遂矣(不断调适而上)。虽然,其应于化而解于物也(解脱于物,来什么就修什么,这是个人生命),其理不竭,其来不蜕(停),芒乎昧乎,未之尽者。

上课日期: 
星期六, 六月 23, 2018
真实姓名: 
刘瑞红
学号: 
Gdsy201702040
职业: 
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