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天下》篇课程笔记

《庄子·天下》篇课程笔记

?

授课老师/张文江 记录/梵木阳

?

《庄子·天下》篇的位置

?

横线,在《庄子》内部

《天下》篇是《庄子》三十三篇的最後一篇,减去最後一篇,是三十二篇,恰好是为六十四卦的一半,这篇是总结。《庄子》的核心通常被认为是内七篇,外篇的《秋水》、《知北游》,《庚桑楚》、《寓言》归结于《天下》篇,《庚桑楚》可以和内七篇媲美,《寓言》是前序或者是小序,《天下》篇是总结,要了解《庄子》必须要理解《天下》篇。

?

纵线——中国学术史

从中国学术流变史来看,是五个纲领性文件之一,包括两篇文章,《庄子·天下》、《太史公自序》,三部书,《汉书艺文志》、《隋书经籍志》、《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天下》篇代表的是先秦。

?

《天下》篇作者通常认为是庄子本人,或者是庄子高地弟子,完全理解庄子。

?

《庄子·天下》篇的总纲结构

?

天下之治方术者多矣,皆以其有为不可加矣。古之所谓道术者,果无乎在?曰:‘无乎不在。’

?

庄子为何要讲道术?从训诂本来意思来讲,“术”本来就是道,“道”和“术”是一个近义词,道可以抽象,术是不可以抽象,就是形上和形下的区别。这样对於道有一个丰富,是道和术的辩证,抽象和具体在一起。

道术是整体,对应时间;方术是局部,对应空间。在局部可能给并不错,但是通不到整体。

?

曰:“神何由降?名何由出?”圣有所生,王有所成,皆原于一。

?

圣王对应的是社会或者是政治,神明对应的是自然。肯定神明则为宗教,不肯定神明则为哲学。庄子完全理解前面,但稍稍走的是哲学路线。神自上而下,名自下而上,“何由”是不确定,圣由内而外,王由外而内,“有所”在确定中有其不确定,无论确定还是不确定,归根结底都有一个归属,归於一。道术是疏通神明、圣王和一之间的关系。方术抓取一段加以推演。

?

不离于宗,谓之天人。不离于精,谓之神人。不离于真,谓之至人。以人为恩,以义为理,以礼为行,以乐为和,薰然仁慈,谓之君子。

?

对社会各阶层人性的分析。社会阶层七种人。三二二,对应神明的三种人,天人、神人、至人,相应圣王的四种人,圣人、君子、百官、民,圣人和君子相应圣,百官和民相应王。社会阶层七种人,有其恒定的结构。在时代的变迁中,有几种成分改变了名称,但是结构没有变。其中会有流动性,“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人类的历史也可以看成每代人接力流动的历史,每一代人都会接力。向上流动有两条路,一条是君子路线,学历,一条是百官路线,就是公务员。

?

以法为分,以名为表,以参为验,以稽为决,其数一二三四是也。百官以此相齿,以事为常,以衣食为主,蕃息蓄藏,老弱孤寡为意,皆有以养,民之理也。

?

再进一步分析“三二二”的结构,还可以分为,三二和二。“谓之”的语言标志,其中三种人天人、神人、至人所占位置最高,追溯本源,超然於世,是《庄子》整本书描写的对象。由此引申圣人和君子处於中间阶层。“以某为某”当属下,下边四种人是“以某为某”,垫后的是百官和民,“以”就是有待。前面讲的是道,这是“名”的理。这就是庄子对社会最底层普通人的体贴。天人、神人、至人、圣人、君子相应於意识形态,百官和民相应于物质基础。皆原于一。相应於神明的三种人和一大体不隔,圣人和君子也在一中,但是试图寻找一。百官和民也在一中,但是不寻找一,也不知道一。三隐而二二显。天人、神人、至人看不到,或者说自称能看到者会引起怪力乱神。民是大多数,也是社会基础。天人、神人、至人、圣人、君子都在研究一,研究决定身位。有人自称“吃瓜群众”,这些人多少带有智力上的自信。在品质不能上升的人中间,有一部分人沉浸在肉慾之中,被称为“末人”,集民之集大成。尼采谈及末人。外部环境越恶劣,越有可能出现特立独行的至人。这七种人中没有王,王应该是全局的战略性奇才,只有圣人能做到。天人、神人、至人、圣人对应的是《庄子》和《论语》。《庄子》一直对儒家留有余地,这是儒道两家微妙的关系。《庄子》的立场是天人、神人、至人,《论语》的立场是圣人和君子,《庄子》很多时候会捅破最後一张纸,讲最後的事情,《论语》就不讲最後的事情,这也是《论语》高明的地方。在《庄子》中三种人程度最高,修行方式最简,越高的修行方式越简。圣人以下,比较繁琐,管的事情比较多。“以天为宗,以德为本,以道为门,兆于变化,谓之圣人。”这就比较复杂。天人、神人、至人之间的差别,《庄子》中表述不多,也许有功夫次第差别,也许普通人不需要知道。“天人”出现最少,神人六次,至人十五次。“天人”吸收所有讯息都没有反馈,呆若木鸡是修行的表征。孔子自称为君子,他不可能自举为君子,孔子自称为丧家狗正是圣人上通上边三种人的表征。圣人用兵,至人不用兵,庄子用词非常考究。《庚桑楚》对圣人有个批评,圣人知道人的理想状态而不知道人的现实状态,人有阳光一面,有不阳光一面,如果没有把不阳光的一面安顿好,往往阳光的一面也发不出来。君子是统治阶级的後备队,要学习如何治国,如果保有自己的性情。清末发生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就是没有了君子。後来君子被知识分子取代,知识分子有对社会的批判,知识分子没有对君子的道德要求。圣人和君子有联系,君子不知道有三种人,在《庄子》中,最有趣的是圣人,为上三种人说话的往往是孔子。圣人是联系上三种人和君子的桥梁,是上三种人的桥梁。渔樵与末人相对,渔樵知道末人,末人沉浸在肉慾之中。在《庄子》中,上三种人往往以工匠的形象出现。庖丁解牛等,是三种人的隐藏。

?

古之人其备乎,配神明,醇天地,育万物,和天下,泽及百姓,明于本数,系于末度,六通四辟,小大精粗,其运无乎不在。

?

古代的世界里面,这些都是存在的,没有一样是缺的。神明和天地万物相应於自然,天下和百姓相应於政治,就是开篇的圣王,他的文章非常严密。天地是体,神明是用,天地分开来就是万物,万物的整合就是天地。人开始研究万物,进一步研究天地,对天地还要深入进去就是神明。神明这个形象既是两回事又是一回事,进入政治领域,神相应的是圣,明相应的是王,进入思维领域,神相应的是形象,明相应的是逻辑。明于本数,系於末度,代数和几何。天地和万物在一起,天下和百姓在一起。

从运动的角度来看,无乎不在,由静到动。

?

其明而在数度者,旧法世传之史尚多有之。其在於《诗》、《书》、《礼》、《乐》者,邹、鲁之士,搢绅先生多能明之。《诗》以道志,《书》以道事,《礼》以道行,“乐”以道和,《易》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其数已散于天下而设於中国者,百家之学时或称而道之。

?

理解以上内容可分成三种不同学科方向,旧法之史、邹鲁之士和搢绅先生、百家之学。

旧法之史指的是古代史官道家,相应的是《易》和《春秋》。道家、儒家是大宗,其余是百家。三种方向把佛教传进来的学术一网打尽,非常有概括力。旧法就是古传之法,礼是法的近义词或者是同义词,体现为文献就是《诗》《书》,历史就是法,中国人没有哲学,六经就是法典,研究何为正确,何为正义。旧法从经验判断,从多少年来的试错得出的宝贵精华。

?

六经的四二之分。一般君子所学是《诗》、《书》、《礼》、《乐》,七十二贤人要学《易》和《春秋》。孔子五十学易,相应於五十而知天命,孔子最後修订的一本书是《春秋》,《春秋》赏善罚恶,建立法度。历史对王的作用有所限制,如果王可以随意修改历史,必然导致政治的败坏。

?

天下大乱,贤圣不明,道德不一,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譬如耳目鼻口,皆有所明,不能相通。犹百家众技也,皆有所长,时有所用。虽然,不该不徧,一曲之士也。

?

数度,对《易经》来说是象数,《诗》、《书》、《礼》、《乐》主要是文字。《诗》、《书》擅于天下,摄于中国,天下和中国互相定义。中国原意是都城,都城中的核心地带。百家之学回不到道术,於是天下大乱。於是把方术僭越为道术。

?

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察古人之全。寡能备于天地之美,称神明之容。

?

把天地、万物、古人割裂开来,今人引用这段话,以为褒义,其实是贬义。不知道天地,不知道万物,不知道古人,以为自己懂古人。达不到天地和神,美是呈现的,不是分析的。美是相,神明之相。

?

是故内圣外王之道,闇而不明,郁而不发,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悲夫!百家往而不反,必不合矣。後世之学者,不幸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道术将为天下裂。

?

这里提到的“内圣外王”之道,宋明理学一直在发芽,一开始保存了这个提法,就来自於《庄子》,後来也有庄子儒门说,六经说法也来自於庄子。百家之学,每个人提出一套学问,来自於慾望。所以往而不反,回不到一。天地之美就是天地之纯。看不见天地之美,可能是自己站得还太低,站得高一点就会有好的出来。即便天地不乾净,擦也要擦一块乾净的地方出来,自己努力。精力集中,甚至於可以改变外界。人对天地有反作用力,这个反作用力绝不可以忽视。

?

《庄子》这本书反复提到孔子和儒家,有二十一篇。这篇却提到了六经,却没有提到孔子。王如果有德,接近於圣,接近於理解整体的文化传统。在《庄子》里面,似乎缺了一个贤,贤圣不分。七种人,中间就是圣人。

上课日期: 
星期日, 六月 24, 2018
真实姓名: 
赖胜春
学号: 
Gdsy201709-061
职业: 
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