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天下篇》看天道与现实的关系

天下篇写的是庄子的治国之道。庄子在天下篇时认为治世应该是配神明,醇天地,育万物,和天下,泽及百姓,明于本数,系于末度,六通四辟,小大精粗,其运无乎不在。

而现实生活中,天下大乱,贤圣不明,道德不一。

于是就倡导自然而然的生活,不需要去教导什么,规定什么,而是要去掉什么,忘掉什么,忘掉成心、机心、分别心。既然如此,还用得着政治宣传、礼乐教化、仁义劝导?这些宣传、教化、劝导,庄子认为都是人性中的“伪”,所以要摒弃它。只有抛弃那些功利的目的和行为,人才能够摆脱各种人为枷锁的束缚,人的本真之性才能够得以恢复与解放,人才能够真正进入自由逍遥的境界。

文中对说教的形容是“是穷响以声,形与影竞走也,悲夫。”,有违自然地辩论和说教如同用声音追逐回响。身体追逐影子一样自说自话。

然庄子的主张在现实生活中的作用是什么呢?

人类之初也许没有人考虑过什么分别心?什么说教?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最初就是为了生存。为了生存他们做了好多事,不断一代一代进化。在进化和求生存的过程中自然而然有了相互的排挤和争斗。有了分别心,也就有了百家争鸣各自擅述自己的治国处世之道。大家都在探索着如何让人生存得更好。可无论是古代社会还是当今社会分别还是自然而然地出现在每个人的生活中。

庄子的自然而然,如把人当成了大自然中的尘埃。没有欲望,放弃所有,然后自然而然在这个自然中存在。这样确实去掉了社会生存过程中的由欲而生的烦恼和争斗。可是来到这个地球上的动物注定是食肉强食,大自然也赋予了动物的食物链法则,更赋予了人类特有的属性。这些属性都注定人类的生存状态。

庄子致力于提倡至人无已,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的境界。批判社会的统治与利欲的引导,不侈于后世,不靡于万物,不晖于数度,以绳墨自矫,而备世之急。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墨翟、禽滑厘闻其风而说之。为之大过,已之大顺。庄子也正是看到了社会的黑暗,人性的弱点,才有了游世的思想作为对现实无形的反抗,才有了在纷杂的社会的内心安宁的自我保护,庄子想找到在现实与理想碰撞后绝处逢生的自由灵魂。

上课日期: 
星期日, 六月 24, 2018
真实姓名: 
王学军
学号: 
Gdsy201702-016
职业: 
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