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天下篇听课笔记

相对于方术而言,“术”就是道,道和术的辩证,因为道是抽象的,术是可见。道术是整体,方术是局部,两者间有联系又对立,方术揭示的是局部,因为方术自以为绝对正确。如方术保持谦虚的状态,不断修正自己,就有可能走向道术。

神明对应自然,圣王对应社会政治,肯定神明成为宗教,不肯定就为哲学,庄子接受神明,但更偏向于哲学。“何由”“有所”,表达的是不确定,但最终都要达到“一”,道术是疏通神明圣王与“一”之间的关系。

庄子对社会各阶层人的分析,列出社会各层7种人。相应神明三种人:天人、神人、至人;相应圣王三种人:圣人、君子、百官和民。“人往高处走”,相对而言都是一般老百姓的目标。“以”就是有待,老弱孤寡皆有以养,这就是明的理。研究学问就是寻找“一”,百官和民不关心“一”。这7种人的状态,可帮助每个人自我对照检察,更倾向于哪一类。

《庄子》可看成三种人的教科书,《论语》可以看成君子的教科书,《论语》不会说明最后的结论,只是鼓励要求先做,怎么做会比现在更好。孔子自认为“丧家狗”,是圣人胸襟的体现,圣人上通三种人的形象,只是带有政治性。《庚桑楚》中对圣人也有批评:“圣人工乎天而拙乎人。”圣人只知道人的理想状态,不知道人的现实状态。当今社会没有君子,虽然知识分子倾向于君子,但也不尽完全,应该要对社会有更多的责任和担当。

“六通四辟,小大精粗,其运无乎不在”,再次照应上文的“无乎不在”,通过本末、数度而到达“一”,由静而化为动。历史就是哲学,六经就是法,维系三千年的法典,何为正确。《春秋》赏善罚恶,建立是非标准,是判案的例子。历史对王的作为有所限制,如果王可以随意修改历史,那就会导致政治败坏。

从百家之学回不到道术,于是产生了“天下大乱”。百家之学各有一得之长,然而却把方术僭越为道术。学问钻入牛角尖的结果,把四条进路搞乱了,把七种人成分也搞乱了。由引可见,任何事物的发展是物及必反!

“天地之纯”相应“醇天地”的象,没有见到“天地之纯”,可能出于两种情况。首先是站的层次还太低,努力站得再高一点,就会渐渐看见纯的地方显现出来。其次,即使天地不干净,那么擦也要擦一块干净的地方出来。那也就是后来的丹道之理,《达生》所谓“形精不亏,是谓能移。精之又精,反以相天。庄子相应的是古学,惠施相应的是今学。现在看来,两个人的争论,就是当时所谓的“古今之争”。

《庄子》认为变化就是无常,无常就是变化。人最后的问题生与和死与,如知道死生,有些事就不会去做。天地并与?庄子修的是神明, 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经还虚。“神明往与”,就是回归。在不确定中去追求确定。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卮言”此时此地是正确的,“重言”尊重传统,“寓言”扩大一的思想空间。“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体现了庄子的高傲,也是他的谦卑,越是高位越是谦。

“彼其充实,不可以已。”所谓知是自认为无知,与《孟子》的“充实之谓美”的人生观相同。“下学而上达,”只要下学,自然而然就上达。自己充实,不要去停止。死生是在外边的,先秦是死生再生。没有开始就没有终,向死而生,《易经》终者有始,天行也。没有开头没有结束,是死生。每个人的路不同,需不断调整,才能不断而上遂。来什么就解脱什么,这是属于自己的修行和生命,世界上的万事万物不会停止的。

《天下篇》让我最有触动的就是要对自己诚实,“活在当下”不是高调口号,无论喜欢或不喜欢,都要认真做好每一件事,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上课日期: 
星期日, 六月 24, 2018
真实姓名: 
尤静凤
学号: 
Gdsy201512013-0
职业: 
社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