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篇笔记

汤杰(学生)

?

研究《天下篇》有横纵两条线。庄子此书有33篇,此篇为最后一篇,有总结上出之势,是为横线。除这一篇,有32篇,恰为64卦的一半。内七篇、秋水、寓言、知北游、桑庚楚等篇亦很重要。而纵线则为五个纲领性文件。即天下篇、太史公自序、汉书艺文志、隋书经籍志、四库全书总目等,是为纵线。

?

此篇由谁而写?庄子,或者是庄子极为重要的弟子。

?

本文的布局是,先勾勒学术整体结构,然后对百家给予评论,包括庄子的自评。

?

本文的一个核心词汇就是道术。道术,接近于道。术的本来意义,就是道。道与术,本就是近义词。道,是可以抽象的;而术,是不可以抽象的,也就是具体的。道术,放在一起,是辩证的,抽象与具体,高与低。道术,是时间与整体;方术,是空间与局部。(尽管张老师认为,空间与时间的表述略有些不恰当,但我可以理解老师所指)

?

道,有四条进路,一个归宿。四条路是:神、明、圣、王。前两者表示自然,后两者隐含社会与政治。以神明论,肯定神明的,就是宗教;不肯定神明的,就是哲学。庄子的思想,理解前者(宗教),但稍稍偏向于后者(哲学)。神,是自上而下;明,是自下而上。这四条进路,都是道术的体现。

?

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张老师提出的“庄子版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七个阶层。依张老师的意思,这七个阶层至今不变。分别是:天人、神人、至人、圣人、君子、百官、民。这七种阶级有3、2、2的结构划分。这种七层结构,也可以用来分析自己的心性。即各成分分别占多少比例。

?

如能完全理解这七种人,则是一个纯粹的人,是包含复杂的纯粹。而人的历史,可以看成每一代人接力流动的历史。这是一幅流动的人类图景。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个民,向上流动有两条路:一条为君子路线,即学历(学历是君子路线的异化);另一条为百官路线,即公务员。对于我颇有触动的是,君子排在百官之上,我认同。

?

这七层结构也可再分为5&2,前五的语言结构都是“谓之XX”,而后二的语言结构是“以XX,以XX”。可见,对于百官和民,“以”就是有待。前五是意识形态,后二是经济基础。而推究其根本,则皆源于“一”。天、神、至三种人,与一不隔,在一之中;圣、君,在一之中,但是在寻找一;而官与民,也在一之中,但是不寻找一。研究“一”到了什么程度,你的身位就到了什么程度。

?

前三种人,必须隐。一旦显现,则必引起怪力乱神。我们凡人肉眼中,只能看到圣人、君子、百官、民。而我想,马克思的阶层分析、阶级冲突,仅仅局限在后两种人的细分。官,是对于地位的追求;君子,是对于品质的追求。对于民,现在流行“吃瓜群众”的说法,这里隐含了智力自信,有上浮的趋势(笑)。而对于品质的追求,终究是少数。

?

尼采的着作中有“末人”这样的说法。当下很多人批评中国人的素质,但是其实只是针对民与官的层面述说,而看不到更高阶层的人物风采。这些人,哪怕在你身边,也不看到。我想,不是看不到,而是不会被注意。庄子此书,是头三种人的教科书;而论语,则是君子的教科书。

?

庄子的立场,是天人、神人、至人,总是捅破那最后一层窗户纸;论语的高明处在于,不捅破最后一层。论语的立场是圣人、君子,从不讲那最后一层。

?

从语言上看,越高的修行方式越简,都是“不离于”;圣人的修行方式已经偏于复杂。从文字统计上来说,天人只出现过一次;神人,6次;至人26次。天人的形象,在桑庚楚中有描述,类似于黑洞的形象,即对外界无反应。这是非语言逻辑可以企及的。

?

孔子自居君子,这是圣人的胸襟的体现。头三种人,不带有政治性;圣人,有政治性。比如,至人,是不用兵的。一到用兵,就会是圣人。圣人,知道人的理想状态,而不知道人的现实状态。而君子,是统治阶级的后备队。值得感慨的是,清末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在于,现在社会与原来的社会有一个根本区别:没有君子了。现代社会,用知识分子替代了君子。教授不是君子,而是知识分子。

?

而最上三种人,可以自居于民,也可能有其他身位。有趣的是,在庄子书中,为三种人说话的,是孔子,而君子往往看不到他们的好。孔子(圣人)是上三种人与下三种人的桥梁。尼采的“末人”概念,与民相应,指那些仅仅沉浸在肉欲之中、感官之内的人。而上三种人混迹于民之中,往往以渔樵的身份出现。而且,这三种人在现实社会中,往往以工匠的身份出现,在生活的重压下获得自由与解脱。工匠,因其技艺,而有充足的时间充实自己。应乎手而得乎心,得心应手。

?

其后,谈到了三种学术方向。其一,“世传、旧法”,相应于道术。这一类我想类似于师傅带徒弟,手把手教,口授心传。其二,“邹鲁之士”,类似于士大夫所研习的六经。其三,百家之学。这三种学术方向的概括,把佛教传入中国以前的学术图景一网打尽。是一篇极佳的先秦文献综述。

?

而在中国学术中,历史就是哲学;历史的史,依据甲骨文的写法,就是执中。六经就是法典,我们的六经,探讨的是何为正确、何为正义。后世担纲者阶层,都会从六经中吸取营养、调动思维。而六经也可一分为二,诗书礼乐,是君子的必修课;而大易与春秋,则是贤人七十二要掌握的。孔子五十以学易,相应于五十而知天命,而最后晚年作春秋。因此,在中国,王,必须读史;历史对王有限制作用。王,若修改历史,必然天下大乱。

?

有中国就有天下,有天下就有中国,中间与边缘相互定义。

?

值得一提的是,内圣外王之道的提出,最先来自庄子;而六经的提出,也是最先来自庄子。庄子,是孔子的教外别传也未可知。可见,庄子儒门说的提出也有可取之处。

?

学术发展的现实是“往而不返”。何为反?就是回到一。于是,学问越做越偏,越做越繁琐。所谓内丹,就是自己打扫出一片干净地方,从自己做起。

?

即使是老聃的学问,庄子仍旧定为方术门类。但,方术不值得否定,是通向道术的桥梁。凡是那些以为自己是正确的理论,都是方术。而值得称赞的是,庄子自居方术,也就阻止了后世任何一家自居道术,这是庄子伟大的地方。因此故,凡是说自己破译了庄子的,都是骗人的话术。

?

惠施的学问可以接近于纯理论、纯学术。他的研究完全处于兴趣爱好。他不走古学,在天地间论辩不休,与神明脱离了关系。惠施的路,就是西方学术之路。而庄子与惠施的辩论,庄子相应于古学,惠施相应于今学,这就是当年的古今之争。

?

庄子与孟子是同时代人,为何相互未曾提及。有两个线索可以关注。其一,“邹鲁之士”,邹,是孟子的家乡;其二,“彼其充实,不可以已”,类似孟子的学问。尤其是后一句,那是全文对我最有感应的一句话。

?

庄子是古学,修的是神明。老庄修的都是神明;而孔子修的是圣王层面。老庄知圣王而不言,孔子知神明而不言。在中华学问中,变化就是无常,无常就是变化。变化是积极的,无常偏消极。前者是易经,后者是佛经。

?

庄子中有三种言论。卮言,是此时此地的言论;此时此地有一个机,于是自然而然这样讲。重言,即尊重传统。不要轻易破坏迷信,否则会造出新的迷信。寓言,为了扩大人的思想空间。庄子此书,如同一个大剧本,人,进进出出,精彩纷呈。

?

几个关键词。“无伤”:保全,甚至会保全错误。“下学而上达”:只管去下学,自然会上达。只去充实,不可以已。“调试而上”:没有现成的路,只能不断调整、适应,不断上出。来什么,就在哪里解脱,这是属于你的修行之路。

?

在提问环节,老师指出,和自己有关的问题,是真问题;和自己无关的问题,是假问题。在和朋友探讨课上所学时,朋友引了柏拉图的一句话:技艺,有真技艺和假技艺。健身术是真技艺,化妆术是假技艺;审判术是真技艺,辩论术是假技艺。对我深有启发。固本培元,下学上达。

上课日期: 
星期日, 六月 24, 2018
真实姓名: 
汤杰
学号: 
Gdsy201804-012
职业: 
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