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夏之辨 --郭晓东老师讲公羊春秋之夷夏问题课后感

?

夷夏之辨

--郭晓东老师讲公羊春秋之夷夏问题课后感

?

?

???? “中国是礼仪之邦”这是我们常说的一句话。礼仪来自天道,礼记正义云“夫礼者,经天地,理人伦,本其所起,在天地未分之前。”是以礼者“本之则大一之初;原始要终,体之乃人情之欲。”礼源于“大一”,“大一”乃道也,“大一之初”乃天道也。所以中国是行天道的国度。反之不行天道,不尊礼仪的国家就不能称为“中国”。在中国古代把这些不尊礼仪的国家称为夷狄。在地理位置上又分为东夷、西戎、北狄、南蛮,或称四夷。四夷被视为外邦,"中国"视为内部,或称诸夏。春秋时期是诸侯分封制,这些诸侯小国共同臣于天子周王之下。

???? 夷狄的概念不简简单单是一个地理概念,因为,当时的徐国虽处中原,但不行礼仪,不尊天子,自称为王,也是夷狄。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夷夏之分也不是血缘或民族的区分,例如:当时的东夷吴国也是姬姓诸侯,楚国也与中原同祖同宗。只因为他们不行礼仪,所以被称为夷狄。

???? 孔子的时代社会已经是礼崩乐坏,人心不古,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肆意妄为。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写道“《春秋》之中,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所以,孔子用春秋笔法重新记录了那段历史以警告世人,并用微言大义来告诉天子诸侯们什么是不能做的,什么是应该做的。这就是为什么《春秋》外夷狄,内诸夏或者说“夷夏之辩”的目的。夷夏问题是《春秋》经中的核心问题,但其目的不是让我们区分民族,而是区分文化。孔子是为了让我们知道什么事才是应该行的,什么事是我们不能做的。他通过历史例证为我们指明了走天道行礼仪的方向。

?

严夷夏之别(防)

?

???? 中国何以为中国,其首要问题是礼仪。“中国者,礼义之国也。”(《春秋·隐公七年》)。为了更清楚的说明这个问题,用对比的方法更为直观:“中国所以异乎夷狄者,以其能尊尊也。”(《春秋·昭公二十三年》)。唐代孔颖达在对《春秋左传》注疏中清楚地写道:“中国有礼义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春秋左传正义》卷五十六)。

????? 《春秋》既然是一部历史书,就要记载历史中最重大事件。“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春秋左传·成公十三年》),就是说国家里最重大的事务,就是祭祀祖宗神灵与战争。尽管“春秋无义战”-- 春秋时代没有正义的战争(《孟子·尽心下》),但是,孔子还是在《春秋》一书里记载了大量的战争事件。但他并不是简单地记述历史,而是融入了看法,对每一战绳之以儒家的道德礼法,即“春秋大义”,褒善贬恶,拨乱反正。《春秋》在记述战争时在笔法上是立场鲜明,那就是贬低不合礼法,不合道义的战争,褒扬合礼法,合道义的一方。《春秋》一书并不是非战论,但它十分重视战争的正义性与非正义性之别。所以孟子说:“春秋无义战。彼善于此,则有之矣。”。对征战方合于道义而稍加赞许的情况是有的,但后世之人,却简单总结出了“春秋五霸”的说法。其实孔子记载战争的真正目的,是要我们从他的细微春秋笔法中去体会其背后的深刻涵意,而不能简单认为孔子赞扬了就是在推崇“霸道”,我们都知道儒家讲“王道”而非“霸道”。“春秋五霸”一说那当然是后世根据自己的喜好去解读《春秋》。这种强行拼凑的结果也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春秋五霸”竟有八种之多。还是让我们回到经典仔细体会一下孔子的用意吧。

???? “桓公救中国,而攘夷狄,卒怗荆,以此为王者之事也。”(《春秋公羊传·僖公四年》)。这里记载了齐桓公与楚国的一次战争,虽然没有真正开战而是以和平告终。齐国用强大的军队让当时的强楚同意讲和,并恢复向周王进贡。当时的楚国对中原诸侯影响最大,它不仅不尊周王不进贡,甚至自己称为楚王。楚国还依仗其强大的军队肆意欺凌掠夺中原诸国,而周室衰落,无力组织诸侯联军抗击楚国,这时的齐桓公出来担当,并且最终让楚国回到正路上来,向周天子进贡。这不是一次某个诸侯的胜利,而是礼仪的恢复。所以,孔子在《论语·季氏》中说:“天下有道,则礼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这里最重要的是“礼乐”是“天道”而不是“征伐”。

???? 我们还应该注意到这里的楚国被称为“荆”。《春秋》经的另一处也是如此记载:“庄十年,秋,九月,荆败蔡师于莘,以蔡侯献舞归。”(《春秋·庄公十年》),《春秋公羊传》解释说:“荆者何?州名也。州不若国,国不若氏,氏不若人,人不若名,名不若字,字不若子。”在这里他把春秋笔法细分为七个等级。“州”最低,“子”最高。所以,称楚为“荆”带有强烈的贬义。荆败蔡师,蔡侯被抓,本应该用抓获的“获”字来记载。《春秋公羊传》解释说:“蔡侯献舞何以名?绝。曷为绝之?获也。曷为不言其获?不与夷狄之获中国也。”。除了“不与夷狄之获中国也”,在《春秋公羊传》中还有“不与夷狄之执中国也”的说法。《春秋》经:“冬,天王使凡伯来聘。戎伐凡伯于楚丘以归。”(《春秋·隐公七年》)。《春秋公羊传》注释:“凡伯者何?天子之大夫也。此聘也,其言伐之何?执之也。执之则其言伐之何?大之也。曷为大之?不与夷狄之执中国也。”这里凡伯被抓,应该用“执”,被扭送的意思。但是这里却用“伐”而不用“执”,因为“伐”代表向一国开战,事大;一般不用在个人(凡伯)身上,但是这里是“戎”向周天子的大夫开战,相当于向周朝开战。凡伯尽管作为个人被抓这里也不用“执”字。

???? 《论语·八佾》写道:“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邢昺在《论语注疏》中解释:“此章言中国礼义之盛,而夷狄无也。……言夷狄虽有君长而无礼义,中国虽偶无君,若周、召共和之年,而礼义不废。”。

???? 严夷夏之防不仅夷狄的人要防,甚至他们的禽兽都要防。《春秋》记载:“有鹳鹆来巢。”(《春秋·昭公二十五年》)。《春秋公羊传》曰:“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非中国之禽也。”。徐彦在对《春秋》注疏中写道:“非中国之禽也者,谓是夷狄之鸟。”。

???? 《春秋》严夷夏之防,不可谓不严。对夷狄的厌恶也益于言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春秋·成公四年》);“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春秋·闵公元年》)。这种爱憎分明的态度十分强烈。

?

文化 夷夏进退

?

???? 那么孔子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吗?不是。他强调的不是血统,不是民族,不是地域,而是文化。我们从《春秋》一书中的“夷夏进退”就可以看出来。《春秋》中记载夷狄可以进于中国,而中国亦可以成为新夷狄。

???? 春秋时代,齐桓公、晋文公、宋襄公是保卫中原,提倡礼仪的代表,而他们的主要敌人是那些不守礼仪的诸侯,尤以东夷的楚、吴为甚。但是《春秋》却在后部分有这样的记载:《春秋》经:“晋荀林父帅师及楚子战于邲”。(《春秋·宣公十二年》)。《春秋公羊传》注释:“不与晋而与楚子为礼”。所以,晋文公之后的晋国不守礼仪,即使以前被尊重,现在并不尊重。而楚庄王虽是夷狄楚国国君,但是他有贤行,所以称为“楚子”,由“州”进级为“子”,得到尊重。

???? 同样,吴国也是夷狄之国,《春秋》经记载:“蔡侯以吴子及楚人战于伯莒。”(《春秋·定公四年》)。《春秋公羊传》注解:“吴何以称子?夷狄也,而忧中国。”。所以,夷狄可以进于中国,只要他行礼仪之事。孔子对楚庄王,吴王阖闾的义行是肯定的,后世把他俩也列入了“春秋五霸”之中,岂不知孔子谈的是“春秋义人”而不是“霸权”。孔子重视的不是他们的强大而是他们的行为出发点。

???? 就在同一本《春秋》经里面,当吴国不行礼仪时的记载就是,《春秋》经:冬,十有一月,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高无咎、宋华元、卫孙林父、郑公子鳅、邾娄人,会吴于钟离。(《春秋·成公十五年》)。《春秋公羊传》注释:“曷为殊会吴?外吴也。曷为外也?《春秋》内其国而外诸夏,内诸夏而外夷狄。”。夷狄的吴国被列在诸夏之外。而当吴国以礼出战时,《春秋》经:“秋,七月,戊辰,吴败顿、胡、沈、蔡、陈、许之师于鸡父。胡子髡、沈子楹灭,获陈夏啮。”(《春秋·昭公二十三年》),《春秋公羊传》注释:“此偏战也,曷为以诈战之辞言之?不与夷狄之主中国也。然则曷为不使中国主之?中国亦新夷狄也。”。这里吴国是夷狄之国,而他打败的都是诸夏之国,但是,这些国家不行义事,所以就是“新夷狄”。“不与夷狄之主中国”,但是这里的吴国行正义,所以,以吴为主,被击败诸夏行不义就放在夷狄的位置来描写。何休在注释中说:“中国所以异乎夷狄者,以其能尊尊也。王室乱莫肯救,君臣上下坏败,亦新有夷狄之行,故不使主之。”。

???? 《论语·八佾》:“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的另一种解释是:“夷狄且有君长,不如诸夏之僭乱,反无上下之分也。”(程颐《四书章句集注》引)。韩愈在《原道》中也说 :“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雍正在《大义觉迷录》(卷一)说:“中国而夷狄也,则夷狄之;夷狄而中国也,则中国之。”。

???? 孔子是以文化来定义“中国”,谁不行义,即使是中国血统也不是“中国”人。谁行义,谁就是“中国”人。这种思想在我们中华民族的大融合过程中一直发挥着作用,它消除了夷夏之间的张力,当时的夷狄现在都成了中国的一员。中华民族本身就是一个多民族的融合体,它的文化是一致的,礼仪是中国之本。

?

复兴中华 西方文化之辩

?

???? 今天中国周围的四夷已经不再是古代的四夷,其主要敌人也不再是楚国和吴国了。吴楚甚至已经成为中国文化最发达的地区,吴人楚人反而成为中国文化的主要继承者和传播者。近现代中国的敌人主要是西方列强。他们以霸道的方式,殖民全球,组成八国联军攻打中国。他们用强盗的逻辑侵略别的国家,所以我们称他们为新夷狄,或洋夷,因为他们主要从海上而来。

???? 当今思考中国问题,不得不认真思考西方文化,因为它以不可阻挡的速度和方式已经侵入了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今日之中国,与其说中国文化在人们头脑中成分更多,倒不如说西方文化的成分更盛。

???? 当我们认真研究西方文化时,会发现西方文化也有“夷夏之辩”的问题。这种争辩的激烈程度和持续时间之长远远比我们中国的夷夏冲突更猛更久。古希腊的诗人荷马和赫西俄德为代表的神话思想与后来泰勒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为代表的理智思想发生过争辩。后来的古罗马思想与基督教神学发生过争辩。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所代表的人本主义思想与基督教神本主义思想又发生了猛烈争辩。在这些争辩之中到底谁是“夷”,谁是“夏”,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应该由更多的学者去研究,而且,西方的夷夏之辩甚为复杂,远不象我们中国的夷夏之辩相对简单。当然,无论是西方的夷夏之辩还是中国的夷夏之辩,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且,它们还是动态的,可进退的。

???? 在西方现代性出现问题之后,后现代的人们把这种争论再次上升到一个新高度,开始怀疑以人为中心的正确性?是否还有更神秘的东西主宰?而且东方文化也被引入到这次的辩论之中,他们希望从所有方面来寻求答案。作为东方学者尤其是中国学者可以从中国的夷夏之辩的礼仪,天道的标准去研究西方文化,在这个维度上去评价哪一些思想是“夷”,哪一些思想是“夏”。现在有一种流行说法是中国的东方思想可能是解决西方思想冲突的钥匙。

???? 思考西方文化的同时我们不得不认真思考今天的中国文化。经过两千年之未有的变革之后,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原来的中国。我们抛弃了自己的文化糟粕,但同时把自己的优秀文化也丢失了。我们吸收了大量的西方优秀文化,但同时,也拿来了更多的西方文化糟粕。今天我们举国上下都在谈复兴中华,这绝不是简单的复古,也不可能恢复回去。因为今天我们的身体里流淌的更多的是西方思想,我们今天的政治制度,经济结构和生活方式已经不是中国传统的社会模式而是西化了的模式,所以不可能在此基础上附以古代中国的皮毛。谈论中国文化没有必要批判西方,谈论西方的先进也没有必要批判中国文化的落后。因为各有夷夏,各有优缺点,而且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中西文化的混血儿,很难区分中西了。

???? 如何复兴中国文化,我们还是要回到中国何以为中国的问题上来,还是要考虑礼仪为要,天道唯一的问题。中国文化有礼仪的部分,也有无礼的部分,西方文化有礼仪的部分,也有无礼的部分。我们这个东西方的混血儿也有礼仪的部分,也有无礼的部分。既然已经混血不可分,就没有必要分,还不如用礼仪的内涵重新诠释,什么是“夷”,什么是“夏”。我们只有重新建立中国文化的新标准,并应用之使得中国成为真正的“中国”,我们才有资格说中国文化可以拯救天下--世界。这也符合孔子“内其国而外诸夏,内诸夏而外夷狄。”的理念,或《大学》的“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顺序。

???? 归根结蒂,我们首要的任务是思考到底什么是“中国”的定义,到底谁才是“中国人”。

上课日期: 
星期日, 六月 10, 2018
真实姓名: 
夏汉野
学号: 
Gdsy201512044-1
职业: 
公司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