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湾悟空

听了方老师的《中论》课后一周,公司恰好组织我们到无锡灵山小镇拈花湾一游。在小镇上闲逛时,听一游客说灵山小镇仅是一条商业街而已,并无修身养性的功效。我想这位游客可能并没有接触过佛学。受了佛法“空”的教育后,我这次游览有了特别的感受,看花不止是觉得好看,看彩灯也不只是觉得亮丽了。

白天,我看到“吃茶去”客栈,想到了《五灯会元》卷四中赵州从谂禅师的一则故事。

师问新到:曾到此间么?

曰:曾到。

师曰:吃茶去。

又问僧。

僧曰:不曾到。

师曰:吃茶去。

后院主好奇发问:为什么曾经到和不曾到都说“吃茶去”?一般人的观念,曾到是曾到,不曾到是不曾到,明明是两种相反的情况,可从谂禅师却同样地答复。这种观念正是因为有分别心,其实曾到和不曾到都只是相而已,是假名,执着于相就是执着于“有”。禅师早已剔除了分别心,认识到诸法无自性(空),故而平等一如,所以宇宙万物在他眼中,没有物我分别、内外不同。

拈花湾到处可见美丽的花朵,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一花一世界”。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体现在花开花谢的变化之间。花开花谢是因缘和合散失的结果。缘起性空,一朵花就能体现宇宙万物的真理,所以叫“一花一世界”。

夜晚降临,拈花塔的亮灯仪式也开始了。阵阵梵音声中,塔身变幻出七彩流光,美轮美奂。短暂的仪式结束后,宝塔又无声无息地湮灭在黑暗中。随后五灯湖中硕大的莲花也随着音乐变换着喷泉和灯光,不一会儿这场水幕光影秀便嘎然而止。第二天早晨我又走过湖畔,前晚被灯光营造出的如梦如幻的景象不复存在,水生植物还是它本来的色彩,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我脑中立即跳出《心经》中的一句话:“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原来所有的流光溢彩究竟是为了要让我们明白这个道理。

离开我们住的一轮明月客栈,回望门口两边的竹子和圆月状镂空的背景墙时,我想起了一句禅诗:“竹影扫阶尘不动,月穿潭底水无痕。”平常心即是道。

拈花者,第一义,不可说。

上课日期: 
星期日, 五月 13, 2018
真实姓名: 
侯俊
学号: 
Gdsy201702-041
职业: 
化工公司,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