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林会讲笔记

三月三上巳节刚过,去无锡参加无锡国专组织的一年一度的东林会讲。对于无锡国专略有耳闻,上世纪新文化运动后,初创于无锡惠山,致力于培养国学精英。回望当时的时代背景和今天的十分相近,都是在西学东渐后的特定历史时期,为了传承国学经典,有社会担当的饱学之士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百年后的今天,柯小刚老师、李素洁老师等也是满怀弘扬国学的鸿鹄之志又开始了无锡国专的国学教育传承工作。吾甚敬之。

会讲开始之前,李素洁老师组织带领一众学友举行了“释菜礼”,传承了古代入学之始,向孔子及诸先师行释菜之礼,以苹蘩之属奠祭他们。今时今日将释菜礼作为一种仪式体验,以实践而非传统说教的方式对吾辈进行个人教育:在复古典雅的氛围中,一来能够让我们感知古礼中蕴含的尊师重道之义,二来引导莘莘学子树立敬畏之心与向学之志。

回到书院道南祠,听来自台湾的赖锡三教授和林素娟教授分别讲授《庄子》“逍遥游”和《论语》“侍坐章”。以下是当天的会讲笔记。

《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庄子是当时楚文化的代表,所以他的文章相比诸子百家的文章颇有神话传说的意味。鲲,原意为鱼卵,可为什么“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呢?赖老师的解读是鲲之极小与极大,并不是形态上的,鲲之形态上的小大可以被忽略,而实际是鲲之初虽小而蕴藏着无限的生命活力,可以大到不可穷尽不可限量。接下来的“化”一字点出了由潜藏到逍遥的状态转化过程。于我的理解,这化并非一瞬间发生,在水中的阶段鲲始终在集聚能量等待有一天的飞出大海振翅高飞。“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这里的“怒”解释为精神勃发自在自信的由内在而发的力量。乘着“海运”这一融入天地浩然之气,鹏亦可以无翼而飞,将自由、自然合二而一。其实我们现代人更应要安于天地万物之间,酝酿自己磨练自己启动自己,总是无时无刻准备着融于天地间。

对于“逍遥游”鲲鹏之喻,我想起了清末民初海派艺坛领袖吴昌硕先生,他的人生亦可谓怀鲲鹏之志,是深谙诗书画印、传承文人画的实践者。他的大半生可谓多灾多难,从儿时家乡连遭战火举家多亡,只与父亲两人存于世,到芙园春秋、曲园从学,直至后来姑苏上海双城从艺,最终定居海上成为一代海派宗师,其中从未停下脚步的就是学习之路,他对于古代金石书画的观察、鉴赏和研究从未间断,这可谓就是吴昌硕的鲲的潜藏。七十以后定居上海,开创了海派书画大时代与鼎盛期,也是那个时代民族精神的体现,鹏展翅高飞。

对于《庄子》“逍遥游”可以这么理解,鲲鹏神话所蕴含的道理实际是,鲲之小及大,由鲲而鹏都是现代人所应有的时代精神,民族复兴之望。

上课日期: 
星期日, 四月 22, 2018
真实姓名: 
沈华
学号: 
Gdsy201804-002
职业: 
工程师